專訪聶遠角色能夠打動我比走紅更重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911色在线_91a免费看视频_91超碰柳州莫青视频
來瞭來瞭,TA又來瞭!每天播報最新新聞的小編又來瞭!今天天氣不錯,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。不讓大傢久等瞭,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。

2000年,聶遠以古裝劇《上錯花轎嫁對郎》一炮而紅,隨後在《天下糧倉》中出演少年乾隆,並在此後的演藝生涯裡塑造瞭一個個經典的熒幕形象。巧的是,這次在讓聶遠再次達到事業高峰的《延禧攻略》中,他已是二度出演乾隆一角。對於這個機緣巧合,聶遠說道:“這個角色開始有好幾個備選的演員,但我特別想演,最後也定瞭讓我演。因為我覺得這個乾隆與別的影視作品相比,身上有著一種接地氣的特質,散發著普通人的感覺。這個角色非常豐滿,雖然是皇上,但並非那麼高大上,肯定會受大傢喜歡,也因此打動瞭我。

對於再次出演乾隆,聶遠回想起當年:“2001年我出演乾隆,當時是非常青澀的,那年我才23歲,整個人的感覺也符合劇中剛剛登基的乾隆形象——帶著一點孩子氣,又心懷社稷。而《延禧攻略》裡的乾隆,需要演員對社會有一定的歷練、對演技有一定的儲備和積累,才能符合乾隆十年以後的整體風格。兩次出演乾隆,角色和我的人生能貼合上,挺巧的。”

對於如何揣摩年代久遠的皇帝形象,聶遠的回答也展現出一個資深演員的專業素養:“不管是演乾隆、雍正、甚至秦始皇,我覺得都是一樣的,都是人,都是君王,都需要你對歷史有一定的瞭解,然後再去深入挖掘這個角色的內心。”

而說到大傢對“乾隆”這個風流多情的皇帝的印象,聶遠也給出瞭自己的理解:“我壓根就沒覺得《延禧攻略》裡的乾隆是一個花心的皇帝,我體會到的點可能跟觀眾是不一樣的。你們看到的是乾隆整天跟這個好跟那個好,而我理解得更多的是他的不易、他承擔的壓力和需要看到的格局,這些是富察皇後、魏瓔珞都無法比擬的。在面對這麼大的江山社稷時,他想在嬪妃身上尋找一點慰藉,偶爾撒個嬌,我覺得太正常瞭。如果乾隆真的是一個花心的人,那麼他在禦花園看到舒嬪唱歌的時候就不會罰她在那唱一晚上瞭。”

《延禧攻略》主角穿現代時裝 聶遠成亮點

以為“皇後”很美瞭 聶遠老婆才是真的美

談到“乾隆”在劇中的感情線,聶遠深入淺出地為劇迷們解釋道:“每個人都有初戀,即使我年紀再大,也會記得她的樣子。富察皇後是乾隆的初戀,也是乾隆的結發妻子,那埋在他心底的印記肯定很深、很濃,所以這種情感是超越初戀而存在的,是無法替代的。而魏瓔珞對於乾隆來說,有一點自己的影子在。魏瓔珞總是‘揣著明白裝糊塗’,所有事情都和乾隆擰著幹,他倆蠻像的。”“如果是我本人,20多歲的年紀,讓我在富察皇後和魏瓔珞之間選,我會選富察。因為她讓我感覺可以去撒嬌,再說,誰也不會去選擇一個和自己很像的人。”

看到聶遠對乾隆的感情線理解得這麼透徹,我不禁好奇他在婚姻傢庭中扮演的是怎樣的一個角色。他也很大方地與大傢分享:“我和我老婆過的就是正常夫妻的生活,互相體諒、互相理解、互相關心,一起為孩子和傢庭著想。我也很少在紀念日的時候準備一些小驚喜。我很實際,看她想吃些什麼,我就給她做。她也會時常提醒我多加一件衣服,我們過的就是這種生活,很簡單。”

“我對吳謹言的第一印象就是‘瘦’”

回想起初進《延禧攻略》劇組,聶遠仍記憶猶新:“我剛進組的時候,很多同劇的小夥伴都已經在那學習皇宮禮儀瞭。幸運的是,皇上需要註意的規矩很少。”但即使需要學的禮儀不多,聶遠仍會反復揣摩皇上在祭祀、給太後請安等場景時需要註意的細節。劇中除瞭拜天拜地之外,皇上唯一的一次大禮想必劇迷們都印象深刻,就是太後與皇上心生嫌隙,出宮去圓明園靜養時,皇上一路追到郊外,對著馬車裡的太後磕頭的那一段。那一幕太後和皇上之間產生的“無聲勝有聲”的化學反應讓劇迷們大呼過癮。

與之前演過的劇相比,《延禧攻略》是以女性角色為主的。在這樣一個劇組裡工作是什麼樣的體驗?聶遠覺得並沒有什麼特別的:“不管男性還是女性,大傢都是演員,都是同行。我也待過全是男性工作人員的劇組,說到底這些人都是我的合作夥伴。唯一不同之處是,與男演員交流就是哥們那種,比較直接。而對女孩子,我都傾向於哄著她們多一點。我和秦嵐很熟,若幹年前我們就一起拍過戲,雖然很多年沒聯系,但還是一見如故,也會開開玩笑。至於譚卓,我第一次見到她就覺得她身上有股‘勁兒’,很特別,她演過很多電影,非常優秀,我當時挺期待的。”

《延禧攻略》聶遠表示:片酬並沒有網傳的三百萬這麼多!

說到第一次見魏瓔珞的飾演者吳謹言時,聶遠的印象就是一個字——“瘦”:“就像隔壁傢的小姑娘,瘦瘦弱弱的,要去承擔這麼重要的一個角色,我心裡覺得‘好像不容易哦’,因為演這個角色壓力是很大的。”而對於與皇上最親近的“李玉”,聶遠也是從初次見面,就迅速和他成為瞭朋友:“我覺得不管演什麼戲,如果兩個人不熟悉,戲是沒辦法演好的。隻有兩個人互相瞭解,才能省去演戲時不必要的客套。李玉在我看來,是整部劇裡最瞭解皇上的人,所以我連跑步都會叫他一起,而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也成為瞭很好的朋友。”

“我並沒有教別人演戲,那是一種交流”

在之前接受的采訪中,聶遠常常被問起在劇組中指導別的演員演技的細節,對此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:“我和他們之間真的不是指導,而是一種交流。我的年紀和我的閱歷,以及我在工作上的‘較勁’,讓我忍不住想要把我對各個角色的理解表達出來,與此同時,我更歡迎別人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,對我的角色提出一些建議。這種建議不單單是來自導演,也可以來自於別的演員,主要目的是讓這個角色更好。吳謹言是一個小妹妹,一個新人,我會把我對魏瓔珞這個角色和整個劇本的看法告訴她,如果她和導演都認可,那就是一種交流。但如果她做不來,我再告訴她怎麼做,那才叫‘教’。再說到我自己,有時候同一場戲我可以用兩種方式去表現,導演讓我挑,我就會問‘李玉’,他選一個,告訴我為什麼,我也會采用他的建議。因為在演戲的過程中,我是處於一個探索的狀態,很希望和大傢一起探索。但其實,最後隻有觀眾覺得是對才是對的,導演說對都不一定對。《延禧攻略》如今受到大傢的喜歡,說明我們演戲的方法、態度是對的,我們以後也會堅持這樣的創作方式。”

而對於另一位演技爆棚受到網友力捧的佘詩曼,聶遠表達瞭自己的敬佩之情:“我還得叫佘詩曼‘曼姐’一聲老師呢,因為我很尊重她,她演過很多優秀的電視劇,我也會觀察她是怎麼去表演的。”說到 “曼姐”在片中的演技,著實令人驚艷,而在《延禧攻略》的花絮中,佘詩曼老師呈現出的專業的態度,也讓聶遠大呼敬佩:“其實佘詩曼老師的國語,比很多香港演員都要好太多瞭。但從一開始我就建議讓佘詩曼老師在演戲的時候說廣東話,反正後期也需要配音。普通話不是她的母語,如果演戲的時候她一直要想普通話的發音,那肯定會影響她演技的發揮。佘詩曼老師在演對手戲的時候,最後一句臺詞總會用國語結尾,這樣的專業態度是最讓我感動的。”

從古裝美男子到鐵血硬漢,聶遠的轉型你覺得還滿意嗎?

“總體來講,我們整個劇組的演員都很專業,省去瞭很多的溝通成本,因為大傢都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演戲。”而談到戲裡大傢的演技水平的高低,聶遠非常自豪地說:“都很好,我們這幫人的演技都蠻整齊的。”

《延禧攻略》從開始到大結局每一集的劇情都是高潮迭起,所謂的“名場景”也是不計其數。當被問到哪個鏡頭演得最過癮時,聶遠笑瞭笑:“這個問題回答起來會得罪人,我覺得最終呈現給觀眾的成果,每一段都很好。可能這個劇還有一些不足,達不到我們心中的九分甚至十分,但我覺得是有八分的。這得歸功於我們在片場不斷的溝通,上到宋春麗老師,下到小宮女們,都有在為瞭演好戲不斷溝通。所以,每一段戲都演得很過癮,這是實話。”

“如果劇情需要,我會選擇真打”

《延禧攻略》之所以受歡迎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女主擺脫瞭“白蓮花”的特性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一直“開掛”到大結局。但也有觀眾認為“女主光環”強大到不合理,對此,聶遠說道:“這個角色挺難演的,大傢都在說‘女主光環’,如何將這個光環融入到劇情中,讓它變得順理成章,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也許將來我也會演到‘主角光環’很重的角色,也會考慮這個問題,這種類型的角色上天入地無所不能,給你的戲份都已經安排滿瞭,真不好演,但如果演好瞭,也很過癮。謹言這次演得很好,但是我相信將來她的演技肯定會更好。”

對於劇中另一個受到很多討論的角色“傅恒”,聶遠覺得這個角色並不像大傢想的那樣對乾隆有威脅:“傅恒對乾隆而言談不上威脅,乾隆會懷疑傅恒在魏瓔珞心裡比他重要,所以他會吃醋、不開心,但他又不能明目張膽地說出口。再說情感這種東西,本來就沒有可比性。劇本裡傅恒就是那麼優秀,魏瓔珞就是那麼喜歡他,這人設已經擺在這瞭,沒辦法。”

《延禧攻略》皇上聶遠風尚大片!

戲中乾隆在殿內反手給小嘉嬪一個耳光的戲想必大傢都印象深刻,談到這場戲,除瞭剖析乾隆的內心活動,聶遠也說出瞭自己對“打耳光”的戲份需不需要動真格的看法:“我們這場戲是借位打的,因為這場戲的點不在於‘打’,而是一種發泄。觀眾想看的是乾隆的反應,而不是小嘉嬪被打後的反應,所以動真格與否並沒有那麼重要。但如果劇情是要看她的狀態,我會建議真打。吳謹言和蘇青有一場互扇耳光的戲是真打,因為兩個人被打後的反應很重要,導演讓她們真打是對的,出來的效果特別好。我聽蘇青演完後說‘都把我打蒙瞭’,其實站在觀眾的角度,打蒙瞭就對瞭。”

“我現在選劇本首先考慮的就是角色能否打動我”

縱觀聶遠曾經塑造的形象,大傢會發現以古裝居多,網友們也給出瞭很高的評價——“出演古裝劇從未失手”。對此,聶遠謙虛地回應稱:“大傢給我這麼高的評價,受之有愧。演瞭這麼多角色,有一些大傢比較喜歡,也有一些並沒有那麼受認可。有些角色,比如唐僧,本身就很有名,自然受到大傢的關註會多一點。但不管出演什麼角色,我都是用心去演的。”“我自己比較喜歡古裝和現實題材的劇本,但我也不會排斥別的年代戲,隻要這個角色能夠打動我,我就可以演。”

在演藝圈打拼這麼多年後,聶遠對劇本的選擇也有瞭一些變化:“剛出道的時候,隻要時間OK,價格OK,我可能就會去接。但現在,我選擇劇本的首要標準是這個角色是否能打動我。這無關乎我個人的喜好,因為我喜歡的不代表大傢會產生共鳴。但如果角色能打動我,那肯定能打動更多人。至於別的很多因素,已經不那麼重要瞭。”

雖然出道這麼多年,聶遠坦言仍有一些想嘗試但還沒演過的角色:“想挑戰一些和自己距離大一點的角色,或者一些平時生活中接觸不到的職業,去感受一下別人的生活,這也是做演員的樂趣之一,比如《霸王別姬》裡的虞姬,這個角色非常小眾,但是他是存在的,非常有戲劇性的,這種角色非常有意思。另外,對於遊走在社會邊緣的人物,即使是壞人,隻要他心存善念,有正義感,這種類型的角色我都可以去嘗試。”

被問與秦嵐合作希望演什麼?聶遠回應3個字

聶遠回應紅毯打蒼蠅:沒有工具隻能上手

“我會考慮參加真人秀,但很怕自己不真實”

《延禧攻略》拍完後,原班人馬就緊鑼密鼓地拍攝瞭下一部作品《皓鑭傳》,聶遠透露自己也不知道具體播出的時間,但這部劇還是值得大傢期待的:“《皓鑭傳》人物關系跟《延禧攻略》不同,也很有意思,每個角色都有血有肉,觀眾站在呂不韋、趙姬等角色的角度,會有很多不一樣的感受。雖然這個劇是緊接著《延禧攻略》之後拍的,但謹言在《皓鑭傳》裡的演技的確有很大的進步。而我自己對這部劇有一些看法,現在還不方便劇透,期待將來播出之後再和大傢分享。”

《延禧攻略》在播出前並不是那麼被看好,而最終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效果卻“咸魚翻身”,對此,聶遠坦誠自己對播出後的反響並沒有特別大的期待:“我出道18年瞭,如果對作品有期待,早就期待完瞭。不管是得到的,還是失去的,對我來說都沒有那麼重要。但我會有一個預判,這是對自己的工作完成度的一個預估,是屬於自己的。我最開心的是喜歡這部劇、喜歡‘大豬蹄子’的觀眾能說出來這部劇的細節,甚至從我的表演中能準確分析人物的內心活動,這代表他們真的用心去看瞭,這讓我非常有滿足感。”對於“大豬蹄子”這個綽號,聶遠表示:“剛播瞭沒幾集就發現大傢都在評論我是‘大豬蹄子’,我還發瞭一個微博問‘大豬蹄子’是什麼意思,弄清楚後才知道是觀眾在吐槽劇中的角色,我覺得挺好的,說明我演繹的這個角色觸碰到瞭大傢的一些點。”

很多明星會借著水漲船高的人氣去參加真人秀,對此聶遠顯得十分冷靜:“我會考慮,但老實說我並不是一個愛出風頭的人,在人多的場合我會想躲起來,讓大傢看不到我。但在真人秀裡面,有攝像機和無數雙眼睛在盯著你,我怕在這種情況下會顯得不真實,我在片場是真實的,因為我有足夠的時間去適應那個角色。而在真人秀的環境中,我擔心我做不到,我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調整。”

聶遠自曝美麗標準 “大豬蹄子”收割少女心

很多人說聶遠靠著《延禧攻略》“翻紅”,他對此也隻是淡然一笑,稱自己十幾年瞭從來都沒有想過“紅”這個問題,也從來沒有抱著為瞭走紅的心態去演戲。的確如他所說,演藝圈看似浮躁,但如聶遠一樣,真正熱愛表演的演員在乎的是角色,是劇本,是提升自己的演技,而其他的功名、人氣在他們看來都是隨緣的事情。對於塑造“人設”,聶遠也並不感興趣,他說在工作中,希望自己的演技和作品能維持在一個水準線上;在生活中,他隻想做好每一個角色——好兒子、好丈夫、好父親、好朋友。在采訪中,聶遠很大方地與我們分享自己平時的運動,連試用搜狗翻譯寶的時候也會想到可以讓孩子跟讀……這些細節裡體現出來的真實的個性,多少塑造出來“人設”也遠遠不及。

欲要知曉更多《專訪聶遠角色能夠打動我比走紅更重要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